4、不是冤家不聚头(中)

    可是,很显然,老天爷并没有听到她的祈祷,第二天起床,一切如常,嘴角的伤口和昨天并无二致。UC小说网:http://www.ucxsw.com/

    “这个蒙古大夫,浪费我一张百元大钞!”从化妆箱里挑选了一只颜色略深的口红,奢望能盖住嘴角的伤口,然后挑了件张扬的露背T恤,她的处事哲学就是这样——越是理亏的时候,越要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果然,一到公司,大家都把目光放在招摇的露背T恤上了,倒没几个人留意到她嘴角的细小伤口。

    许姗姗任职的公司,是一家中型规模的广告公司,虽然不及4A公司那般风光无限,但在业内也拥有一定的口碑。尤其是这两年经济危机,许多大公司的日子也不好过,为了省下付给4A公司的高额广告费,开始寻求本土的广告公司,她所在的这家公司的业绩不降反升,让原本担心失业的许姗姗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许姗姗的职业是客户经理,需要直接面对客户,讨好客户、抱客户大腿是职责所在,背地里阳奉阴违、骂客户傻瓜也是工作必需,所以说,这工作实在是适合她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Susan,你也知道我们接了XX汽车的案子,对我们公司来说,这是个进入汽车行业的契机,所以一定要打响头炮。因为汽车行业是我们从来没有涉足的行业,更需要我们提前做好功课。今天晚上,XX汽车在希尔顿酒店有个酒会,他们发了邀请函过来,希望我们能参加,藉此多了解他们的产品和品牌,这是个好机会,今晚你和我一起去吧,多学习学习。”

    她就知道,被客户总监叫到办公室谈话准没好事情,一堆冠冕堂皇的话,不过是在告诉她,XX汽车这块难啃的骨头要交到她手中。

    “Nancy姐我知道了,那我下午早点回去换衣服,准备准备,绝对不给公司丢脸!”虽然在心里腹诽不已,一张脸却是笑容满面,一口应承下来,顺便找个借口提前下班。

    “恩,好好准备,公司相信你的能力。”虽然明知道自己的下属在偷懒,但身为客户总监没必要在这样的小事上较真,反正,难缠的客户已经交到许姗姗手中,还怕她今后能有时间翘班偷溜?

    许姗姗的心情有些郁闷,不仅因为顶头上司把难啃的骨头扔给了自己,更因为她把难啃的骨头扔给自己的同时完全没有想过加薪这件事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经济不景气,有份稳定的工作做就应该偷笑了,可是这两年公司的业绩有多好她并非不知道,而她呕心沥血、披星戴月地为老板卖命,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。为了表彰她的努力,公司上个月为她调整了职位,从客户主管升到客户经理,可是,升职不加薪,那升职有屁用啊?!

    回来座位上,开了MSN、QQ就开始逮人发泄,大清早的,偶尔有那么几只不幸早起的鸟儿被她抓住不放,强迫充当倾听者。正用手指聊天抱怨得不亦乐乎,办公桌上的电话又响了,瞄了眼来电显示,是某个男性客户的来电。于是,暂停心中的怒火,酝酿一腔柔情,用甜死人不偿命的嗲声接起电话,展开“电话营销服务”,把特意打电话来要求修改画面的客户绕得团团转,哄得飘飘然,终于忘记打电话来的目的,双方皆大欢喜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看,这就是她的生活,名副其实的卖笑生涯!幸好只用卖笑,目前还不用卖身-,-

    为了更好的卖笑,提高客户的满意度,许姗姗在下午三点半提前下班,去美发沙龙做了头发,晃晃悠悠的回家给自己煮了碗鸡汤面,顺道在面里埋了黄澄澄的煎鸡蛋和两片火腿。

    晚上的那种场合,看起来是光鲜亮丽,可一帮人都顾着攀交情,根本没什么机会吃东西,趁着时间尚早,给胃里垫些东西,一会喝酒也没那么容易醉。

    洗了碗,开始换衣服化妆。白天的淡妆显然不适合晚上那罪恶而腐败的场合,换了更加夸张的眼影和口红,再从抽屉里翻出晃眼的假珠宝,装扮妥当后,装模作样的在镜子前换着角度摆POSE,终于满意的出门。

    下楼的时候,通过门缝发现隔壁的房间有光亮透出,一想到那个性变态此时正与自己一门之隔,她就觉得心里很膈应,出于报复泄愤的目的,她将下楼的高跟鞋踩得格外的响亮,虽然这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。

    许姗姗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一点到了酒店,没办法,位低一等,只有等人的份儿。

    和亲爱的客户总监Nancy姐碰了头,结伴进了会场,才发现会场里已经站满一群穿着正装的男男女女。“衣冠禽兽。”许姗姗在心里骂了一句,连带着把自己也骂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先去和张总打个招呼吧。”远远的就看到对方市场部的负责人,掌握着这单生意话语权的某个中年男人,当然不能怠慢。

    “张总,老远就看到你了,今晚的西装未免太帅了一点吧。”领导就是领导,说奉承话的段数明显比她自己高出好几个等级,拍起马屁来脸不红心不跳。

    “你可太会开玩笑了,来来来,大家喝一杯。”显然,千穿万穿马屁不穿,张总立马笑得见牙不见脸。举着手里的香槟,“亲切”的同他们这种小人物碰杯。

    “贵公司今晚的酒会可是热闹非常啊。会场的布置也很有特色,一看就是下了血本。”环顾四周人群,Nancy姐继续吹捧。

    “那是,这次的酒会可是委托业内非常著名的公关公司A公司办的,就是那个曾经筹备过某某明星最佳女主角庆功酒会的A公司呀。这次的酒会主要是面向经销商的,你知道,能够成为我公司产品经销商的都是非常具有实力的销售商,酒会当然要办得有格调才能显示他们的level啦。”张总中文夹杂英文的长篇大论,听起来真的好有深度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们一定要多多认识了?”对Nancy姐来说,没有什么比有实力的经销商几个字更具有吸引力的了。要知道,这意味着潜在客户群,而且是有实力的潜在客户群。身为Nancy姐手下的一颗小小棋子,她当然能够了解Nancy姐现在是多么的开心了,如同叫花子见到百元大钞一般开心。

    至于她么,只需要负责在旁边不用太夸张的放电就好,要知道抢领导风头可是职场大忌。心不在焉的放电微笑,顺便百无聊赖的环顾四周,一向眼神不太好的她居然凭借隐形眼镜,看到一个她完全不想再看到的人。

    操,这个变态怎么会在这里!

    那刀疤男在自己正前方靠右侧的位置,穿了套西装,正歪着脑袋和旁边的人说话,很显然是没有注意到她。

    难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?许姗姗皱了皱眉头,A市这么大,这变态出现在哪里不好,为什么要同她出现在同一个坐标位置?真是触霉头。